<acronym id='gq8rs'><em id='gq8rs'></em><td id='gq8rs'><div id='gq8rs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gq8rs'><big id='gq8rs'><big id='gq8rs'></big><legend id='gq8rs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• <i id='gq8rs'></i>
    <ins id='gq8rs'></ins>

      <code id='gq8rs'><strong id='gq8rs'></strong></code>
    1. <tr id='gq8rs'><strong id='gq8rs'></strong><small id='gq8rs'></small><button id='gq8rs'></button><li id='gq8rs'><noscript id='gq8rs'><big id='gq8rs'></big><dt id='gq8rs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gq8rs'><table id='gq8rs'><blockquote id='gq8rs'><tbody id='gq8rs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gq8rs'></u><kbd id='gq8rs'><kbd id='gq8rs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  <dl id='gq8rs'></dl>
            <span id='gq8rs'></span>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gq8rs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<i id='gq8rs'><div id='gq8rs'><ins id='gq8rs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觀後感丨《傳染病》理性的力量,合理控制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9

            最近,雙黃連火瞭,因有媒體稱其有抑制流感病毒的可能性,於是廣大群眾們繼口罩之後,再次湧入藥店,搶購雙黃連,這個平日裡毫不起眼的感冒藥頃刻間被一掃而空,真是“黃連藥貴”。

            緊隨雙黃連的熱度,來自美國的特效藥“瑞德西韋”再次占據大眾視野。關於此藥,輿論有好有壞,樂觀與悲觀並重,一時不易分辨。

            以上兩件大事情,是否對抗擊流感有積極作用,這裡暫且不談,留給專業人士去研究科普,像筆者這種非專業人士保持閉嘴,就是對社會最大的貢獻;倒是《傳染病》這部電影,因最近時局,討論度猛增——電影中的故事與現實何其相似,仿佛預言。

            今天我們聊聊這部電影。

            《傳染病》於2011年上映,片中眾星雲集: 瑪麗昂·歌迪亞 、馬特·達蒙 、 勞倫斯·菲什伯恩 、 裘德·洛 、 凱特·溫絲萊特 ......但是,無論口碑、評分還是傳播度,本片都很“普通”,與其豪華的演員陣容相比,顯得差強人意——豆瓣、imdb雙6+。

            為什麼?

            因為這電影“不好看”。這裡暫且不急,在解釋前,先說說劇情。

            影片講述瞭一種新型流感病毒在香港爆發,人們後知後覺,活得毫無防備,病毒因此如虎添翼,更為猖獗,隨後蔓延全球(根據SARS改編)。

            一位名為貝絲(格溫妮絲·帕特洛飾)的美國公民去香港出差,然後回傢,在老傢明尼阿波利斯突發身亡,隨後兒子也暴斃。

            CDC醫生奇弗(勞倫斯·菲什伯恩 Laurence Fishburne 飾)和醫生米爾斯(凱特·溫斯萊特飾)通過研究,發現病情不容樂觀,後者找到瞭貝絲的丈夫托馬斯(馬特·達蒙 Matt Damon 飾),托馬斯協助醫生米爾斯調查真相。

            米爾斯在研究的過程中不幸感染病毒,意外身亡;奇弗堅持研究,同醫生艾莉(Jennifer Ehle 飾)一起努力,終於研制出治療病毒的疫苗。

            世衛組織調查員Leonora(瑪麗昂·歌迪亞 Marion Cotillard 飾)受命來到香港調查流感狀況,卻被香港醫生(黃經漢 Chin Han 飾)挾持,作為人質交換疫苗——整個世界范圍內綁架案頻出。

            此時,病毒已經在全球爆發。記者艾倫(裘德·洛飾)本應堅守媒體人的職業修養和道德操守,幫助群眾瞭解真相。然而,他卻趁機散佈謠言,勾結金融機構,發佈對政府和醫療機構不利的言論,並欺騙大眾,稱“連翹”是特效藥,包治流感,致使萬人哄搶連翹,破壞公物;而本人從中謀取獲利,疫情結束後,通過保釋,逍遙法外。

            整個故事分多線敘事,出場人物眾多,內容信息密集,鏡頭調度跳躍,前後關系模糊,這對觀影者而言,極其不友好,而這種不友好,貫穿瞭全片。

            舉個例子。貝絲死後,研究人員告訴托馬斯,他的妻子死前和前夫在香港見瞭一面,因此感染瞭病毒。這時候,大多數觀眾會立刻作出如下判斷:馬特·達蒙被綠瞭,好慘呀;妻子死瞭,好慘啊;妻子不忠,馬特·達蒙還是好慘呀。作為回應,導演、編劇們的正常邏輯是:回應觀眾的判斷,馬特·達蒙的內心感受是什麼?其生活狀態又會如何?病毒的後續影響是什麼?

            而實際呢?鏡頭立刻切到CDC中心,通過醫生之口,給出病毒的病理學信息;一堆術語過後,鏡頭又給到一場新聞發佈會,又是一堆專業話術;再之後,一連串鏡頭給到香港,通過音樂、鏡頭語言的串聯,不置一詞,交代瞭世衛組織的調查工作。

            發現瞭沒有,電影的敘事邏輯與觀眾的感知順序完全倒掛,對大多數非醫學觀眾,鋪天蓋地的專業術語過於抽象,外加高頻率的平行敘事,多線穿插,使得多數人很難融入電影——這就是我認為的“不好看”。

            這裡,創作者的創作意圖就非常明顯瞭——他們想拍攝一部具有社科意義的電影,而這天然與電影的娛樂性相悖。正因為這種嚴肅性,使得《傳染病》在特定時期、特定背景,擁有不同於一般電影的力量——警示性。

            事實上,整部電影仿佛一部“抗疫啟示錄”,羅列、描述瞭危難時期的眾生相。

            在危機面前,普通人如何自救,科研人員如何應對,職能部門如何調控,社會媒體如何發揮自己的監督、導向作用,這一切涉及民生、秩序、醫療、經濟、金融、生產、分配......等等社會的方方面面。而電影提供瞭一種可能性。

            在電影中,我們看到,面對危機,公眾是無知的。這種無知在未知面前脆弱不堪,恐慌的情緒如達摩克利斯之劍,高懸眾人頭頂,隻需無良媒體一聲高呼,繃緊的理性之弦頃刻被恐慌撥斷。

            對於病毒的病理特征、藥物的藥理性能,人們不懂不問;對於模棱兩可、捕風捉影的可能性,人們視為救命稻草。那些火中取栗者損人牟利,受人追捧;那些科研工作者奉獻生命,無人問津。這一切終於在疫苗的終結下煙消雲散,成為歷史。

            電影最後,大傢接種疫苗,皆大歡喜。馬特達蒙父愛如山,看著女兒穿著公主長袍,在一個燭光搖曳的晚上與男友歡聚一堂,開始全新的生活。

            全片沒有嚴格意義上的主角,創作者的道德傾向也異常模糊。電影視角仿佛置身高空,以上帝視角,俯視當下,展現人類面對危機時,一種混亂的可能性。通過電影,再思索當下,這種可能性顯得如此真實;而我們所能做的,就是保持理性,恪守最基本的道德。